有效應對外部沖擊需要增強金融韌性

    2008年國際金融?;?,“金融韌性”這一概念開始頻繁出現在各國的政策文件和研究報告中。去年底,人民銀行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中也明確提出,“增強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韌性”。這表明在金融監管實踐中,金融韌性已經得以應用。但事實上,相關的學術研究卻寥寥,無法與之相匹配。為此,《金融時報》記者專訪了本報專家委員會成員、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博士,就金融韌性的內涵、評價指標以及作用進行了深入探討。

    《金融時報》記者:2008年金融?;?,金融韌性成為了各國監管當局關注的焦點。但目前尚無一個清晰的定義。對于這一概念,您是如何理解的?它和金融穩定之間有何異同?

    宗良:2008年的全球金融?;偈構始喙蘢櫓雜誚鶉詵縵展蕓亟兄匭濾伎?。金融韌性(Financial Resilience)一詞開始頻繁在相關政策報告和文件中出現。2011年《巴塞爾協議III》將其目標設定為建立“更具韌性的銀行和銀行體系”。但是目前各個監管組織和機構并未給予金融韌性一個明確的定義。

    就其基本涵義看,“韌性”是從物理學外借而來,韌性越高,其受到外力發生斷裂的可能性就越小。那么金融韌性可以簡單地理解為:金融體系在遭受金融?;虺寤魘?,其自身的調整和恢復的能力。從更廣泛的角度看,金融韌性的涵義可包括:金融體系防范吸收外來沖擊的能力,金融功能正常發揮作用以及持續變革轉型的能力。

    目前,多數國際監管組織和一些監管當局在政策研究文獻中將金融韌性等同于穩定性,把穩定性與韌性并列設為金融體系改革的目標。我們認為,雖然這二者之間有一些重合,但也有一定的不同。金融韌性內涵比較豐富,是一種金融體系抗打擊和恢復適應的能力,既包括金融機構的中介能力,保持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和穩定性的能力,金融基礎設施的健全程度,也包括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持續推進改革的能力。

    《金融時報》記者:評判金融韌性有哪些指標?

    宗良:金融韌性是一種吸收外部沖擊的能力,也體現為持續發展和變革的能力。我們可以從受沖擊之前的風險防控與應對預案和沖擊過后恢復處置兩個方面分析金融體系的韌性。在經濟平穩或繁榮時期做好充分的抗打擊準備是重要的增強韌性方法之一,這能夠為將來吸收不利沖擊和減小沖擊做好充分準備。同時從應對打擊和防控風險的實踐中,可以探索持續改善金融體系的方法,可以進一步增強金融韌性。

    由此看來,兩類指標比較重要:一類是主要衡量風險防控水平和金融監管的能力。其中考量金融體系的健全程度是基礎,考量監管政策的有效性是關鍵。具體來講,逆周期資本緩沖、杠桿率和流動性指標都是可以幫助來判斷金融體系韌性的指標。設置資本緩沖可以防止在經濟較好時信貸過度發放,為應對未來不利沖擊做準備。杠桿率提高則意味著金融機構的債務負擔增大,使得金融債務風險增大,韌性減小。流動性指標向好表示為金融市場資本量充足,從而可以更從容地應對金融困境事件,韌性提高。

    二是需要評判金融體系控制風險傳染的能力,評判金融體系處理高風險問題的及時性和預案的有效性,并且考量監管部門在沖擊發生后是否出臺進一步完善風險防控和金融監管新規。比如美國在次貸?;蠓⒉劑恕拔摯碩嬖蚍ò浮?,體現了美國各監管機構在金融?;蟮囊歡ǖ姆此冀僥芰兔攔鶉諳低橙托緣奶岣?。

    《金融時報》記者:IMF日前表示,最近半年來全球金融脆弱性仍在繼續累積,建議各國加強金融系統韌性。這里所說的金融脆弱性指的是哪些方面?

    宗良:當今金融體系美元發揮著重要作用,但由于美元政策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使得本應是公共物品的美元,又成為其他經濟體的風險爆發源。金融脆弱性具體表現在:一是較高的債務水平。一般說來,無論是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經濟體,較高的總體債務水平尤其是外債水平是金融風險的重要誘因。二是過度的金融機構間交易。金融過度單一化,雖然可能提高配置效率,但是其風險度也較高。三是金融市場的不穩定。在過去十年中,基準指數驅動型的固定收益投資規模增加了3倍,達到8000億美元。這使得新興市場經濟體更易受到全球趨勢導致的資本流動突然逆轉的沖擊。此外,房地產市場也常成為金融脆弱性的影響因素:居民加杠桿和房地產市場異?;鴇ǔM背魷?,相輔相成,互為因果,容易造成房地產風險。IMF的報告預測,未來一至三年一些國家的房價下行風險加大。

    《金融時報》記者:您如何看待中國目前的金融韌性?

    宗良:應該承認,我國也面臨一定的金融脆弱性,但總體來看,我國的金融韌性相對較高,這是我國持續多年保持經濟平穩發展的重要基礎,也是我國當前應對復雜外部環境的底氣。主要表現在:

    第一,基礎比較堅實。在目前全球經濟復蘇放緩、中美貿易摩擦的大環境下,中國經濟仍保持較好的發展增速,并顯現出穩中有升的態勢,給金融韌性奠定了基礎。今年一季度,GDP增長達6.4%,在全球前五大經濟體中居于首位。中國經濟在抗擊外部不利影響時取得的成果體現了我國金融體系相對較好的韌性。

    第二,監管部門努力提高金融韌性。比如今年1月中國銀行獲批在銀行間債券市場首次成功發行400億元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發行永續債的方式拓寬了商業銀行補充其他一級資本工具的渠道,有利于充實資本,優化資本結構,擴大信貸投放空間,提升風險抵御能力。同時監管部門注意解決銀行不良貸款問題,目前不良貸款率為1.80%,處于相對合理的水平。

    第三,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解決金融發展的不平衡問題。支持中小型金融機構的發展,能夠使得我國的金融體系更加健全,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從而在抵抗外部不利沖擊時能更好地應對。持續改革是提高金融韌性與恢復反思能力的關鍵。

    第四,穩健的開放步驟以及相應的風險防范預案。中國的金融開放程度日益擴大,這對中國金融行業機遇與風險并存。但中國在開放過程中,措施較為合理,同時針對金融系統易受外部沖擊的領域有相應的防控措施,一旦出現一些特殊情況,通常能得到較為及時的處理。

    《金融時報》記者:復雜的國際局勢對我國的金融韌性形成考驗。您對此有何建議?

    宗良:在當前國際形勢不確定因素增多的情況下,中國需要更加緊密關注各方面動態,從而能及時做出反應措施來保持中國金融體系的韌性。

    第一,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方向,奠定金融韌性的堅實基礎。只要中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中國市場的預期就基本平穩,這樣的話,金融韌性也自然比較強。沒有這個基礎,是無法持續提升金融韌性的。

    第二,要加強金融監管,有效防控可能風險源。健全金融監管協調機制,提高監管透明度,加強影子銀行和互聯網金融監管,促進新興金融業態規范化發展。實施逆周期資本緩沖機制來提高風險吸收能力,避免經濟繁榮時期過度信貸過度擴張。針對可能的風險源頭及時處理,避免傳染和爆發,這樣就可守住風險底線。

    第三,增強金融機構吸收風險的實力。近幾年,我國在提高金融系統韌性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2018年,支持銀行通過發行永續債的方式補充資本金;2019年,央行通過央票互換工具(CBS)來提高銀行永續債的流動性。銀行資本金的增加對于吸收風險至關重要。

    第四,要深化金融領域改革,推進金融體系轉型升級。優化金融供給結構,解決金融發展不平衡、自我革新的能力以及持續增強的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即可實現金融的平穩發展,不斷增強韌性。

作者:王璐  來源:金融時報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7日 10:34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10號 郵編:100033 網站編輯:010-88170606  88170605 
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1998-2019. 京ICP備17016011號-4